• <input id="u68y4"></input>
  • 肉嫁高

    幾時花里閑,看得花枝足。 所幸楊澤也不是一個太糾結享受的人,現在他的生活也過得去,吃飽喝足,倒也滋潤,只要能夠讓他好好地活下去就滿足了。   偏偏在這個世界,危機太多,想要混吃等死太難了。   一個月前他剛剛到這里的時候,突然就被一個刺客襲擊,若不是老謝及時趕到,差點他就要完蛋了。   也是因此激發出了他心中的狠厲,必須要努力修煉了,天賦都已經那么一般了,再不努力修煉,哪天突然死了都不知道。   抬頭看著即將消失的夕陽,楊澤從蒲團中站了起來,快步走回了自己的屋子,點起了一盞燭火。   火光照亮了房間,楊澤的手上多出了一本小冊子,上面寫著三個字,海心訣。   這海心訣可不是一般的東西,這是一門內功心法,也是他們楊家僅有的一門內功心法。   當世武道興盛,也因此衍生出了眾多的武學功法,只有修煉了武學功法,才可以成為一名武者。   而武學功法中分為功法和武學,功法就是內功心法,只有修煉內功心法才可以提升境界,而武學就是招式手段,對敵之技。   武學功法都是極為珍貴的,他們楊家在這漁陽城中已經算是排的上號的家族了,功法也僅僅只有一本海心訣而已,而海心訣在所有的功法中,也只是很普通的那種而已。   但就是這一本海心訣奠定了楊家的地位,在這漁陽城中,還有很多勢力,他們根本就連功法都接觸不到。   楊家中對于功法的把控是極為嚴格的,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接觸到海心訣的,也就他們這幾個公子爺才可以什么都不做才能夠無償得到海心訣。   不過他手上的海心訣也不是完整的,只有前三層罷了,只有等到他的功力境界提升上去了,才可以得到更高層次的功法。   海心訣共有六層,但是他們楊家掌握的只有五層,第六層,據說楊家的先祖就沒有得到過。   而就算是五層的海心訣,現在整個楊家中,也只有他父親修煉到了,其余人修煉到最高境界的,也不過才到第四層。 這個世界的楊澤從十四歲才開始修煉海心訣,一直修煉到十八歲,四年時間,才堪堪將第一層練至大成的境界。   而第二層,楊澤始終沒有練成,所以前三層的功法對于他來說,已經是足夠修煉很久的了。   但那是以前的情況了,現在的楊澤,距離突破到第二層,也只有一步之遙了。   今天這輪修煉結束后,楊澤的體內終于能夠短暫的凝聚出一縷真氣。   海心訣修煉到第二層后,便能夠練出一縷真氣在體內,這個境界,喚做引氣。   之所以能夠做到這一步,當然不是楊澤自己做到的,而是靠著他來到這個世界后,僅有的一個依仗才做到的。   那是一塊只有四分之一巴掌大小的黑色方體石頭,根據他得到的消息,那塊石頭叫做黑石。   別看外表上看只是一塊石頭,可實際上這黑石的能力十分強大。   黑石內部自有玄秘,能夠將自身修煉的功法,在黑石當中完美的復刻出來,反哺自身,供自己修行。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能力就是這黑石能夠將自身吃下去的靈藥轉換成一股莫名的能量注入到自己的身體。   至于這能量有什么作用,他就不知道了,因為他到現在只服用過一次人參,也只被注入過一次能量,還看不出什么太大的變化。   不過已經能夠感覺到的,就是他現在的精神比起剛剛來到這個世界來已經好了些許,由此可見,這能量是好東西就對了。 楊澤愣了一下,父親今天葫蘆里面賣的是什么藥他是真的看不懂了,在他的記憶中,從來就沒有見到過楊元震這個樣子。   見到楊澤沒有反應,楊元震的眼神閃爍了一下,說道:“怎么了,嚴父就不能對自己孩子好點嗎?”   “沒有沒有,只是心中的疑問太多了,不知道要從哪里開始問?!睏顫蛇B忙解釋道,還做出了一副思考的模樣。   沉默了一下,楊元震說道:“既然如此,那為父就跟你說下海心訣吧,畢竟練武以內功心法為基礎,海心訣又是我楊家的不傳之秘,你不懂的地方盡管問?!?   楊澤的目光一閃,道:“父親,我想請你演示一遍完整的海心訣給我看下?!?   他這話一說出來,楊元震的目光頓時就多了一分不一樣的色彩,楊澤沒有回避楊元震的目光,迎了上去。 點擊查看肉嫁高

    “好,我就給你演示一遍完整的海心訣?!?   沒有拒絕,楊元震盤膝坐在了房間中的蒲團上面,開始運功,他身上的氣息也因此開始波動了起來,可以感受到他身上的氣勢漸漸地變強起來。   楊澤往后退了幾步出去,目不轉睛地盯著正在運功的楊元震,只是十多息的時間,他的眼眸深處就出現了一絲喜色。   盡管以他的眼力無法完全看透楊元震,但他根據他觀察黑石中灰色身影的這些時日以來,楊元震在海心訣的造詣上,不如灰色身影。   “發了,我手上的海心訣真的是完美的海心訣!”楊澤的心中十分激動,但他沒有流露出半分。   沒有多久楊元震就演示結束了,他完全不擔心楊澤會借著這個時候將海心訣給學走,還沒有聽說過這世界上有哪個天才可以看人運功就學會內功心法的。   只是他不知道楊澤的真正目的,借著楊澤又裝模作樣的提出了幾個修煉海心訣中遇到的問題,楊元震都是一一幫他解答了。   直到過去了半個時辰的時間,這場問答才結束了。   “父親今日的指導讓孩兒未來可以少走一大段的彎路,多謝父親指導,還不知道今日父親來,是有什么事情?!痹掍h一轉,楊澤問了出來,他可一直沒有忘記楊元震是來說事情的。 而他這一問出來,楊元震的臉色就變得嚴肅起來了,正色說出了一番話來,卻是讓楊澤的臉色大變。   “是這樣的,家族最近在北城有處產業閑置著,我想讓你去打理一下,至于待遇,絕對不會虧待你,會按照最高的待遇給你的。   而且你去打理這處產業,我會盡量將大頭的抽成留給你,除此之外,也會派八個引氣境的好手給你打下手。   對了,老謝你也可以帶過去,老謝的身手在家族中也是名列前茅的,有他在,你的生命安全就有了保障。   這樣的話,數年的時間下來,你也絕對會積累出不少的財產,足夠你過完這一生了?!?   “為什么?父親這是為什么?”楊澤的語氣滿是不解,他是真的不知道為什么會是這樣,一點商量的余地都不給他,完全就是指派一樣。   楊元震來這里,完全就是來宣布的,不給他任何機會。   這是要趕他離開楊家了,按照楊元震的意思是要他去打理幾年那處產業,然后再將他移走,再回來這里,估計是難了。   就算是老謝提前透露過一點風聲,他也沒有想到會到這么嚴重的地步。   楊元震的面色有些復雜,想了一下,隨即才開口。   “本來不想跟你說的,但是這件事情你早晚會知道,再加上你都開口問了,那我就告訴你吧。   半年后,舞陽武院將要到漁陽城招收弟子,我們楊家正好有一個名額,可以參加考核,我決定到時候就在你們兄弟三人中選出一人,去參加這場考核,若有人能夠通過考核,從此就將成為舞陽武院的弟子!” 想到了這里,楊澤立馬就意識到了父親口中所說的這個名額,是有多么珍貴了,勢必會引起一場激烈的爭奪。   而他們楊家的這個考核名額,一樣是會引起一場激烈的爭奪,畢竟要是能夠進入武院,那人生軌跡都在會發生變化。   不過很快他就反應了過來,這個名額,要在他們兄弟三人中選出一人,而看他父親現在的意思,這個名額要給誰,已經有結果了!   “這個消息,可是為父花了不少的代價這才知道的,至于這個名額,對我們楊家來說更是重要!   整個漁陽城中,能夠有考核名額的家族可不多,這次我們楊家,一定要借助這個名額,將子弟送入舞陽武院!”   楊元震的聲音中滿是堅定,身為楊家的掌舵人,家族里面若是能夠出一個武院弟子,對楊家的臂助會有多大,他非常清楚。   看著臉色漸漸恢復成平靜模樣的楊澤,楊元震知道楊澤已經懂了,話挑明來說也好,這件事根本就藏不住多久,與其到時候惹出事端來,倒不如現在就解決掉。   “你大哥要是離開之后,我這脈中,就屬你最優秀了,而有你在,不利于你三弟的發展,所以你早點出去鍛煉,未來我會盡量給你安排好一條路的,若是你能夠將產業打理好的話,幫你在官府中謀一個職位,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追攀更覺相逢晚,談笑難忘欲別前。 一起來看肉嫁高

    楊元震說的很輕松,他知道楊澤的內心或許會很憤怒,但他也沒有辦法管那么多了。   “父親,三弟才十歲,你就已經替他安排好這一切了嗎?!?   楊澤的聲音很是平靜,他想起了自己的三弟楊山,他跟楊海是一母同胞生的,而他們的母親多年前就已經去世了。   楊山是楊元震續弦之后生的,楊元震現在很是疼愛自己的夫人,對于這個小兒子,自然也是愛屋及烏。   楊海若是真的能夠進入武院,那么未來不可能執掌楊家,而家主這個位置,楊元震選擇給了楊山,他楊澤,則是要徹底離開楊家,這就是楊元震安排好的一切。   “澤兒,你二娘的娘家在城中也是有不少產業的,只有你三弟執掌家族,才能讓家族發展的更好,我希望你能明白這一點?!?   “那武院名額呢,我就一點希望都沒有嗎?”   “你大哥的資質比你要好出許多,我們只有一個參加考核的名額,必須要派出最有希望的人才行?!?   “要是我能打敗大哥呢?” 有外掛在身,他若是能夠進入武院,有極大的可能能夠成為一方強者的,他不想輕易放棄這個機會,到了這個世界,有機會擺在自己面前,那是要靠自己去爭取的。   憑借黑石,三個月后打敗楊海,不是做不到的事情,若是那時候他贏了,楊元震改變主意,可以去參加考核的人,那就是他了。   即便最后還是不行,他得到了黑虎刀法,再加上海心訣,在漁陽城中拼出屬于自己的基業的可能性,也會增大幾分。   大早上出了這個事情,楊澤也沒了心情再靜心修煉,而是到了院子里打起了拳。   隨著他的功力長進,一拳打出,空氣抽了一下,拳風呼出,頗有聲勢。   沒有停止,楊澤一拳拳接著打了出去,他所打的也不是高深的拳法,而是他小時候練習的最基礎的拳法,現在被他耍來,倒也有幾分樣子。   一直等到了太陽落下去后院子里的聲音才停了下來,渾身是汗的楊澤才肯進屋修行。 本來想要走開的楊澤立主了,看了一眼那狂妄的楊德一。   “希望你不要后悔,演武場見?!敝徽f了一句話,楊澤就朝著莊園中專門修建出來供他們實戰演練的演武場走了過去。   楊德一沒有想到楊澤會答應,但是話已經說了出來哪里能夠反悔,也是快步跟了上去。   當楊德一和楊澤一起站上演武場的時候,消息已經在莊園中擴散出去了,大量的人都在往演武場那邊聚集了過去。   資質平平的楊澤時隔多年再度出現在演武場,本就是一個勁爆的新聞了,結果還是要和楊德一比試,這就更加勁爆了。   演武場上,看到那么多人聚集著,楊德一的心中十分激動,他覺得自己揚名的機會就要來了,正面擊敗一個不得寵的二少爺,肯定能夠讓自己在楊家的地位再度提升。   激動的心情讓他的身子都微微顫抖了起來,還沒有出手的他,已經幻想起了等下一拳打趴楊澤是什么樣的狀況了。 臺榭綠陰濃,薰風細。 肉嫁高 暗潮巴到無人會,只有篙師識水痕。

    發布于 2024-05-21 06:04:24
    收藏 488
    分享 424
    評論 922
    點贊 610
    目錄

      0 條評論

      本站已關閉游客評論,請登錄或者注冊后再評論吧~
      最近2019年免费中文字幕电影,最近中文字幕高清中文字幕视频网,最近2019日本中文字幕,最近中文字幕国语在线
    • <input id="u68y4"></in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