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u68y4"></input>
  • 給老子叫 老子喜歡聽

    倏去忽來應有意,世間塵土謾疑君。 漁陽城,南城楊家,一座別院里。   黑衣少年在蒲團上盤膝打坐,此刻沐浴在夕陽的光輝下,少年的皮膚顯得有些黝黑,但嘴唇,卻是沒有一絲血色。   “呼!”   少年吐出了一口長氣,一縷白氣自他的口中噴吐而出,在空中盤旋了幾圈便消失不見了。   若是此時有世俗武者在此看到一個少年居然練出了真氣,定然會震驚不已!   當今這世道,一般人可沒有這個本事。   長氣吐出,少年的眼睛睜開,內中有精芒一閃而過,轉眼便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有些木然,但只是瞬息的時間,這木然也已經不見了。   是啊,他來到這個世界,已經有一個月的時間了,從一開始的茫然失措,到現在,終于是差不多能夠接受了。   一個月的時間,其實不是很長,他還是強迫自己融入到這個世界的。   他叫楊澤,他現在所在的地方是楊家莊園內的一座小別院,而他的身份,是這楊家的二公子。   而楊家,在這整個漁陽城中也是名聲不小,底下產業暫且不說,家主楊元震,便是漁陽城中有名的高手,即便是官府中,也有不少人與他交好。   看起來這個身份很不錯,畢竟自己的爹那么厲害,自己身為他的兒子,日子肯定不會差到哪里去,但只有楊澤自己知道現在自己的地位。   首先就是楊家的家主楊元震,他一共有三個兒子,楊澤排在老二,各方面都比不上他的大哥,他那個大哥還瞧不起他。   單單看他現在住的地方就知道了,整個家族的嫡系都住在主宅,唯獨他一個人搬到了別院來,待遇可見。   其次就是為何會這樣的原因了,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的資質,太平平無奇了。   他現在所在的這個地方是一個名叫天武的王朝,雖然楊澤還沒有出去轉過,但是他也知道這個王朝是一個崇尚武風的地方,強者為尊。   在這里只要是有點家世的,幾乎每一個人從小就會開始練武,希望能夠成為一代強者,而楊家,更是不例外了。   楊澤身為楊家的二公子,從八歲開始修行最基礎的拳腳功夫,到現在已經有十年的時間,也沒有修煉出什么名堂出來,在整個家族中都是出了名的。   因為如此,楊澤在十四歲那年就被父親喊著,搬到了這別院來,平時生活除了一個老仆人會照顧他之外,再也沒有其他人了。 至于他為什么會知道這些東西,是因為他穿越到這里后黑石往他腦海中灌輸了一段記憶下去。   但是記憶歸記憶,這東西到底是不是真的厲害,還有待鑒定。   不過楊澤可以確定的一點就是,這東西是真的有用處的,起碼讓自己的修煉上快了不少了。   右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上,觸摸到了一塊旮沓,一塊黑色的石頭被他取了出來,落在了他的掌心中,這便是黑石。   看起來和路邊的普通石頭別無兩樣,但是楊澤知道就是這塊石頭在他走出小區的時候砸中了他,將他帶來了這個世界。   之后也是這塊石頭成了自己在這個世界的唯一依仗,可謂是造化弄人,不過也正說明了這塊石頭,絕對是一個有大來歷的寶貝。   正在此時,他的房門突然被敲響了。   “二少爺,該吃東西了?!币粋€蒼老的聲音從門外傳了進來。   聽見了這個聲音,楊澤的眉頭微皺,但轉瞬就恢復了正常。   楊澤翻手間將黑色石頭收了起來,轉身站了起來。   “老謝,把飯菜端進來吧?!?   話音剛落,房門就開起來了。 老謝走了,楊澤并沒有問太多事情,自己活了兩世,有些事情知道個大概,也就能夠猜出來了。   楊德一,此人和他不對付,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   這個楊德一是楊家一位長老的孫子,年紀和楊澤相仿,但因為是楊家旁系,所以在楊家中能夠得到的資源比起楊澤就少多了。   但其天賦卻是比楊澤好,用著比楊澤少的資源,同樣是修煉海心訣,卻是在幾個月前就已經將海心訣第一層修煉到頂峰了,只差一步,便可以練出真氣,將海心訣第二層練成,踏入引氣境。   同時這楊德一還主動去抱住了楊澤的大哥,楊海的大腿。   平日里為了討好楊海,可是費盡了心思,知道楊海不喜楊澤,更是沒有少針對楊澤。   所以楊澤才會一聽到家族中有對自己不好的言語,一下子便猜出是這人了。   不過這次的事情聽來倒是不小,那打理楊家的產業,看似是重用他,實際上是將他調離了楊家的核心圈子。   他們幾個兄弟年紀還不是很大,若是在這個時候被調離楊家的核心圈子,那在家族中的聲望就會因此降低不少,未來恐怕再難掌握家族大權。   “不對,父親平日里雖然不重視我,但也應該不會做出這種事情,他也不可能現在就扶持大哥上位,這背后,恐怕有人在作祟!”楊澤喃喃自語道,心中一個個面孔已經是快速瀏覽過去了。   “楊德一的爺爺!” 點擊查看給老子叫 老子喜歡聽

    “海心訣第一層的運轉路線!”楊澤默默想道。   這灰色身影就是黑石為他打造出來最好的一個師傅,因為這個灰色身影會將他修煉的功法復刻出來,而楊澤,就可以照著灰色身影復刻出來的功法去修煉。   不過究竟是不是完美復刻出來楊澤不知道,但他看到了這灰色身影修煉的海心訣,的確是比小冊子上的更加完美。   但是具體的,他還是要找個機會去試探一下他父親,才好驗證。   在楊澤的目光中,灰色身影很快就將海心訣第一層完全運轉一遍了,但沒有停下,而是重新運轉起了第一層。   對于這個情況,楊澤也搞不明白,或許是因為他的海心訣只練成了第一層,所以灰色身影現在也只能夠復刻第一層。   而楊澤也在這個時候盤膝坐了下來,跟著灰色身影展現出來的修煉路徑,一起修煉了起來。   以前的楊澤修煉海心訣上留下了不少漏洞,都被楊澤這段時間利用黑石給扭轉過來了,還因此快沖破到第二層了。   如今的楊澤海心訣運轉起來,身上表皮的毛孔在這個時候快速閉合關閉,如此反復不停。   楊澤展現出來的海心訣運轉速度,比起灰色身影,也不逞多讓。   很快海心訣的第一次也被楊澤運轉一遍了,但是他也沒有停下,而是跟著灰色身影瘋狂修煉了下去。   此次進入黑石他早就做好了打算,必須要沖破到引氣境再停下。   不知道運轉了多少遍,楊澤的體內那短暫凝聚出來的一縷真氣,這個時候在體內快速游走,刺激著楊澤的毛孔張開。 ……   第二天一早,楊澤才剛剛起床的時候,他的房門就被打開了來,一個粗眉國字臉的黑衣中年男子就已走了進來。   一見到這個人,楊澤的內心震了一下,此人就是他的父親,楊家家主楊元震!   也是楊家的第一高手,整個楊家的基業,可以說差不多都是此人打下來的。   楊元震的出現很突兀,楊澤先前一點都沒有感覺到,兩人的實力差距,還是太大了,楊澤的心中很是不明白,為何父親現在會過來。   “看來老謝倒是沒有說謊,你最近的確比以前勤勞多了,以前的你可不會這么早就起來,坐下來吧,為父今天過來,是有事情要跟你說的?!?   說話間,楊澤已經是跟著楊元震一起坐了下來。   “面色紅潤,氣息沉穩,看來這段時間練功有成效了,來,平日里練功有沒有什么不懂的地方,盡管提出來,為父今天好好幫你解答一下?!? 楊澤愣了一下,父親今天葫蘆里面賣的是什么藥他是真的看不懂了,在他的記憶中,從來就沒有見到過楊元震這個樣子。   見到楊澤沒有反應,楊元震的眼神閃爍了一下,說道:“怎么了,嚴父就不能對自己孩子好點嗎?”   “沒有沒有,只是心中的疑問太多了,不知道要從哪里開始問?!睏顫蛇B忙解釋道,還做出了一副思考的模樣。   沉默了一下,楊元震說道:“既然如此,那為父就跟你說下海心訣吧,畢竟練武以內功心法為基礎,海心訣又是我楊家的不傳之秘,你不懂的地方盡管問?!?   楊澤的目光一閃,道:“父親,我想請你演示一遍完整的海心訣給我看下?!?   他這話一說出來,楊元震的目光頓時就多了一分不一樣的色彩,楊澤沒有回避楊元震的目光,迎了上去。 陶公妙訣吾曾受,但聽松風自得仙。 一起來看給老子叫 老子喜歡聽

    “好,我就給你演示一遍完整的海心訣?!?   沒有拒絕,楊元震盤膝坐在了房間中的蒲團上面,開始運功,他身上的氣息也因此開始波動了起來,可以感受到他身上的氣勢漸漸地變強起來。   楊澤往后退了幾步出去,目不轉睛地盯著正在運功的楊元震,只是十多息的時間,他的眼眸深處就出現了一絲喜色。   盡管以他的眼力無法完全看透楊元震,但他根據他觀察黑石中灰色身影的這些時日以來,楊元震在海心訣的造詣上,不如灰色身影。   “發了,我手上的海心訣真的是完美的海心訣!”楊澤的心中十分激動,但他沒有流露出半分。   沒有多久楊元震就演示結束了,他完全不擔心楊澤會借著這個時候將海心訣給學走,還沒有聽說過這世界上有哪個天才可以看人運功就學會內功心法的。   只是他不知道楊澤的真正目的,借著楊澤又裝模作樣的提出了幾個修煉海心訣中遇到的問題,楊元震都是一一幫他解答了。   直到過去了半個時辰的時間,這場問答才結束了。   “父親今日的指導讓孩兒未來可以少走一大段的彎路,多謝父親指導,還不知道今日父親來,是有什么事情?!痹掍h一轉,楊澤問了出來,他可一直沒有忘記楊元震是來說事情的。 楊元震說的很輕松,他知道楊澤的內心或許會很憤怒,但他也沒有辦法管那么多了。   “父親,三弟才十歲,你就已經替他安排好這一切了嗎?!?   楊澤的聲音很是平靜,他想起了自己的三弟楊山,他跟楊海是一母同胞生的,而他們的母親多年前就已經去世了。   楊山是楊元震續弦之后生的,楊元震現在很是疼愛自己的夫人,對于這個小兒子,自然也是愛屋及烏。   楊海若是真的能夠進入武院,那么未來不可能執掌楊家,而家主這個位置,楊元震選擇給了楊山,他楊澤,則是要徹底離開楊家,這就是楊元震安排好的一切。   “澤兒,你二娘的娘家在城中也是有不少產業的,只有你三弟執掌家族,才能讓家族發展的更好,我希望你能明白這一點?!?   “那武院名額呢,我就一點希望都沒有嗎?”   “你大哥的資質比你要好出許多,我們只有一個參加考核的名額,必須要派出最有希望的人才行?!?   “要是我能打敗大哥呢?” 有外掛在身,他若是能夠進入武院,有極大的可能能夠成為一方強者的,他不想輕易放棄這個機會,到了這個世界,有機會擺在自己面前,那是要靠自己去爭取的。   憑借黑石,三個月后打敗楊海,不是做不到的事情,若是那時候他贏了,楊元震改變主意,可以去參加考核的人,那就是他了。   即便最后還是不行,他得到了黑虎刀法,再加上海心訣,在漁陽城中拼出屬于自己的基業的可能性,也會增大幾分。   大早上出了這個事情,楊澤也沒了心情再靜心修煉,而是到了院子里打起了拳。   隨著他的功力長進,一拳打出,空氣抽了一下,拳風呼出,頗有聲勢。   沒有停止,楊澤一拳拳接著打了出去,他所打的也不是高深的拳法,而是他小時候練習的最基礎的拳法,現在被他耍來,倒也有幾分樣子。   一直等到了太陽落下去后院子里的聲音才停了下來,渾身是汗的楊澤才肯進屋修行。 長明燈下石欄干,長共杉松斗歲寒。 給老子叫 老子喜歡聽 遲回自負平生意,豈是明時惜一毛。

    發布于 2024-05-21 06:00:53
    收藏 051
    分享 324
    評論 024
    點贊 885
    目錄

      0 條評論

      本站已關閉游客評論,請登錄或者注冊后再評論吧~
      最近2019年免费中文字幕电影,最近中文字幕高清中文字幕视频网,最近2019日本中文字幕,最近中文字幕国语在线
    • <input id="u68y4"></in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