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u68y4"></input>
  • 繼母2

    恨殺芙蓉城下客,不借青鸞。 這個世界的楊澤從十四歲才開始修煉海心訣,一直修煉到十八歲,四年時間,才堪堪將第一層練至大成的境界。   而第二層,楊澤始終沒有練成,所以前三層的功法對于他來說,已經是足夠修煉很久的了。   但那是以前的情況了,現在的楊澤,距離突破到第二層,也只有一步之遙了。   今天這輪修煉結束后,楊澤的體內終于能夠短暫的凝聚出一縷真氣。   海心訣修煉到第二層后,便能夠練出一縷真氣在體內,這個境界,喚做引氣。   之所以能夠做到這一步,當然不是楊澤自己做到的,而是靠著他來到這個世界后,僅有的一個依仗才做到的。   那是一塊只有四分之一巴掌大小的黑色方體石頭,根據他得到的消息,那塊石頭叫做黑石。   別看外表上看只是一塊石頭,可實際上這黑石的能力十分強大。   黑石內部自有玄秘,能夠將自身修煉的功法,在黑石當中完美的復刻出來,反哺自身,供自己修行。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能力就是這黑石能夠將自身吃下去的靈藥轉換成一股莫名的能量注入到自己的身體。   至于這能量有什么作用,他就不知道了,因為他到現在只服用過一次人參,也只被注入過一次能量,還看不出什么太大的變化。   不過已經能夠感覺到的,就是他現在的精神比起剛剛來到這個世界來已經好了些許,由此可見,這能量是好東西就對了。 一個老漢端著飯菜走進了別院,老漢的雙手很是粗糙,手背上隱隱約約還可以看到青筋凸起,看起來也不是一個一般人。   老漢喚做老謝,在楊家當了三十六年的仆人了,也學過武功,在楊家數百人中武功還算是不錯的,一直以來都是他負責楊澤的起居生活。   楊澤自從十四歲之后就已經搬進了這別院中獨自生活,老謝也服侍了他四年的時間,楊澤和老謝之間,也算是比較熟悉了。   此次楊澤遇刺之后,也是老謝一直在照料楊澤,要不是老謝,楊澤怕是要在這個地方餓死。   “二少爺,老奴把飯菜給你放在這里了?!崩现x敬聲說道。   “嗯?!睏顫奢p應了一聲,他看見了這次除了飯菜之外,還擺放著一支人參。   轉念一想,這時間也差不多了,他身為家主的兒子,每個月都可以得到一支人參滋補身體,時間到了,自然會送來給他的。   見到了人參,楊澤的心中也舒緩了一些,這種人參算是這個世界最普通的靈藥了,有這人參在,正好可以試驗一些黑石的功能。   還沒有動用飯菜,楊澤發現了老謝還站在這里,并未離開。   在他記憶中,他每次和老謝之間的交流都是很簡潔的,老謝也不會廢話,怎么這次就這樣站在這里。   察覺到了楊澤的目光,老謝緩緩說了出來。   “二少爺,老奴最近聽到了一些話,不知道該說不該說?!?   楊澤眉頭微皺,“有什么話就說出來,不要藏藏掖掖的?!鄙頌闂罴业亩?,他平時的作風還是要有的。   見到二少爺動怒,老謝立即說道:“最近莊園中有傳聞說家主要派二少爺去打理家族的產業,還聽到有人說二少爺在家族中是浪費資源,早點派出去為妙?!?   “后面那句話,是不是楊德一說的?!?   老謝頓了一聲,回答道。   “是?!? ……   第二天一早,楊澤才剛剛起床的時候,他的房門就被打開了來,一個粗眉國字臉的黑衣中年男子就已走了進來。   一見到這個人,楊澤的內心震了一下,此人就是他的父親,楊家家主楊元震!   也是楊家的第一高手,整個楊家的基業,可以說差不多都是此人打下來的。   楊元震的出現很突兀,楊澤先前一點都沒有感覺到,兩人的實力差距,還是太大了,楊澤的心中很是不明白,為何父親現在會過來。   “看來老謝倒是沒有說謊,你最近的確比以前勤勞多了,以前的你可不會這么早就起來,坐下來吧,為父今天過來,是有事情要跟你說的?!?   說話間,楊澤已經是跟著楊元震一起坐了下來。   “面色紅潤,氣息沉穩,看來這段時間練功有成效了,來,平日里練功有沒有什么不懂的地方,盡管提出來,為父今天好好幫你解答一下?!? 點擊查看繼母2

    楊澤愣了一下,父親今天葫蘆里面賣的是什么藥他是真的看不懂了,在他的記憶中,從來就沒有見到過楊元震這個樣子。   見到楊澤沒有反應,楊元震的眼神閃爍了一下,說道:“怎么了,嚴父就不能對自己孩子好點嗎?”   “沒有沒有,只是心中的疑問太多了,不知道要從哪里開始問?!睏顫蛇B忙解釋道,還做出了一副思考的模樣。   沉默了一下,楊元震說道:“既然如此,那為父就跟你說下海心訣吧,畢竟練武以內功心法為基礎,海心訣又是我楊家的不傳之秘,你不懂的地方盡管問?!?   楊澤的目光一閃,道:“父親,我想請你演示一遍完整的海心訣給我看下?!?   他這話一說出來,楊元震的目光頓時就多了一分不一樣的色彩,楊澤沒有回避楊元震的目光,迎了上去。 而他這一問出來,楊元震的臉色就變得嚴肅起來了,正色說出了一番話來,卻是讓楊澤的臉色大變。   “是這樣的,家族最近在北城有處產業閑置著,我想讓你去打理一下,至于待遇,絕對不會虧待你,會按照最高的待遇給你的。   而且你去打理這處產業,我會盡量將大頭的抽成留給你,除此之外,也會派八個引氣境的好手給你打下手。   對了,老謝你也可以帶過去,老謝的身手在家族中也是名列前茅的,有他在,你的生命安全就有了保障。   這樣的話,數年的時間下來,你也絕對會積累出不少的財產,足夠你過完這一生了?!?   “為什么?父親這是為什么?”楊澤的語氣滿是不解,他是真的不知道為什么會是這樣,一點商量的余地都不給他,完全就是指派一樣。   楊元震來這里,完全就是來宣布的,不給他任何機會。   這是要趕他離開楊家了,按照楊元震的意思是要他去打理幾年那處產業,然后再將他移走,再回來這里,估計是難了。   就算是老謝提前透露過一點風聲,他也沒有想到會到這么嚴重的地步。   楊元震的面色有些復雜,想了一下,隨即才開口。   “本來不想跟你說的,但是這件事情你早晚會知道,再加上你都開口問了,那我就告訴你吧。   半年后,舞陽武院將要到漁陽城招收弟子,我們楊家正好有一個名額,可以參加考核,我決定到時候就在你們兄弟三人中選出一人,去參加這場考核,若有人能夠通過考核,從此就將成為舞陽武院的弟子!” 楊元震說到最后一句話的時候,語氣中竟然出現了一點情緒的波動,盡管很快就消失不見了,但還是被楊澤捕捉到了。   楊澤最初還沒有反應過來,但很快的,他就想起來這句話中代表是什么意思了,呼吸頓時就變得急促起來。   在這一世的記憶中,這是一個完全不同于藍星的世界,天武王朝中,武道文明興盛,幾乎沒有什么人不知道武道。   武道文明興盛,使得整個天武王朝中修煉武道的人數不勝數,據說武道據說武道中的強者,可以做到飛天遁地,根本就不是尋常人能夠相比的。   而有一部分強大武者,他們建立了一個個勢力,武院,便是其中的一種,若是能夠加入到其中,就有機會可以成為強大的武者。   只是想要加入武院,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楊澤的記憶中聽過哪個武院來過漁陽城招收弟子,畢竟武院這等存在,離他們實在是太遙遠了。   別看他們楊家在漁陽城中還有點地位,但是還遠遠夠不到武院的那個級別。 自食自眠猶未得,九重泉路托何人。 一起來看繼母2

    想到了這里,楊澤立馬就意識到了父親口中所說的這個名額,是有多么珍貴了,勢必會引起一場激烈的爭奪。   而他們楊家的這個考核名額,一樣是會引起一場激烈的爭奪,畢竟要是能夠進入武院,那人生軌跡都在會發生變化。   不過很快他就反應了過來,這個名額,要在他們兄弟三人中選出一人,而看他父親現在的意思,這個名額要給誰,已經有結果了!   “這個消息,可是為父花了不少的代價這才知道的,至于這個名額,對我們楊家來說更是重要!   整個漁陽城中,能夠有考核名額的家族可不多,這次我們楊家,一定要借助這個名額,將子弟送入舞陽武院!”   楊元震的聲音中滿是堅定,身為楊家的掌舵人,家族里面若是能夠出一個武院弟子,對楊家的臂助會有多大,他非常清楚。   看著臉色漸漸恢復成平靜模樣的楊澤,楊元震知道楊澤已經懂了,話挑明來說也好,這件事根本就藏不住多久,與其到時候惹出事端來,倒不如現在就解決掉。   “你大哥要是離開之后,我這脈中,就屬你最優秀了,而有你在,不利于你三弟的發展,所以你早點出去鍛煉,未來我會盡量給你安排好一條路的,若是你能夠將產業打理好的話,幫你在官府中謀一個職位,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可能的事情,你大哥的功力已經到了一個很高的境界,同輩人能夠勝過他的,漁陽城中也沒有幾個,你還是死心吧?!?   “我可以答應父親安排的一切,但是我希望父親能夠答應我一個請求?!?   “說吧,只要不是太過分,我都能答應你?!?   “我想修煉黑虎刀法,另外三個月后,我希望能夠和大哥比試一場,不管輸贏,那時我都會接受安排?!?   楊澤將自己的要求說了出來,楊元震沉默了,但是他最后還是答應了楊澤的請求,因為在他的心里,楊澤是不可能打敗楊海的。   黑虎刀法,他也傳給楊澤了,看來楊澤早就知道了楊海在修煉黑虎刀法的事情,不然也不會提出這個要求,想要一場公平的比試。   楊元震走了,而楊澤的內心,現在也是非常復雜,突破的喜悅在這個時候蕩然無存。   不過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他也看出了沒有轉圜的余地了,他現在也是放手一搏。 ……   第二天楊澤走出了院子,來到這里一個月了,他還沒有出去轉轉,今天想在莊園里面轉轉。   結果他才剛剛打開房門,一個穿著黑色勁裝,年紀看起來與他相仿的灰衣男子就站在那里。   見到楊澤出來,這個灰衣男子的臉上還露出了一個笑容,一個不是很友好的笑容。   “呦,看來我今天還來對了,沒有想到我們的縮頭烏龜二少爺今天還敢走出來?!睏顫蛇€沒有開口,這灰衣男子先說話了。   “楊德一,我今天沒有心情陪你玩這些把戲?!睏顫傻难壑袧M是厭惡,此人就是那楊德一,看來是得到了他要和楊海比試的消息了,這才選擇在這個時候跳了出來。   “怎么了,敢挑戰大少爺,結果見到我就想逃走啊,你要是沒有本事的話,就趁早走吧,別三個月后丟人現眼,要不然,今天先跟我來練兩下子?”楊德一用著不屑的語氣說道。 讀到嬴劉傷骨事,誤渠畢竟是錐刀。 繼母2 老尉鴻飛隱市門,千年猶有舊巢痕。

    發布于 2024-05-18 17:56:11
    收藏 768
    分享 903
    評論 588
    點贊 884
    目錄

      0 條評論

      本站已關閉游客評論,請登錄或者注冊后再評論吧~
      最近2019年免费中文字幕电影,最近中文字幕高清中文字幕视频网,最近2019日本中文字幕,最近中文字幕国语在线
    • <input id="u68y4"></input>